优美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 線上看-第一九八章推薦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终于撤下来了,不用顶在第一线的感觉真他娘的不错。
为了犒赏老猴子为全团断后的功劳,团里决定提升他当营参谋长,主管作战。
结果,被老猴子坚决的拒绝了。
用他的话来说,如果想当官儿, 老子早他娘的是营长了。
还用你们来提拔?
若是想犒赏功劳,不如多给点儿物资银元来的实在。
团里也知道,这位爷跟少校关系匪浅,也没办法,只好多给了好多物资,同时也给了好多银元。
重生毒妃:君上請接招 小說
损失的兵员,以最快速度的补充上。
对于团里的态度,老猴子还是满意的。
毕竟是自己的上官,能这么干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
补充了兵员,老猴子隐然已经是团里的主力连队。
主力连队自然有主力连队的待遇,团里有了好东西,自然是第一时间安排上。
这一点,老猴子还是满意的。
团里撤到了奥繆尔战线上重新布防,老猴子的连队被当成了团里的预备队留在后方。
等着团里哪儿出了窟窿,才会填上去。
靠着路边,一溜十几间活动板房,这就是老猴子他们的营地。
“高丽人还是蛮巴结的。”老猴子踩了踩结实的地面,营区地面上铺了好多随时。
很明显还用压路机扎过一遍,石头都被扎进了土里,即便是下雨也不会弄得跟泥塘一样。
“那是,主力连,该有这待遇。”老猴子美滋滋的。
其实他的连队早就是主力连,只不过这一次表现好,自己又拒绝了提升,团里这才优厚待遇。
也不知道是给老猴子面子, 还是巴结那位少帅。
打开活动板房的门, 老猴子把背囊打开,拿出被褥铺在床上开始脱衣服。
“你这是干嘛?大白天的?”丁三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这货居然大白天的睡觉。
“轰!”一声巨响吓了两人一跳,一枚炮弹在前面几公里远的地方爆炸了。
好像是在提醒老猴子,这里是战场。
“大白天的咋了,老子又没弄个乌克兰娘们搂被窝里。
你去通知下去,炊事班干净弄饭。
吃完了饭,都给老子睡觉,今天晚上要夜训。”
“夜训?
星期四,顺路去
你吃撑了,没事儿搞什么夜训。”丁三看老猴子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今后打仗都是晚上打仗了,不夜训到时候抓瞎。”
“晚上打仗?”
两个人正说着话,天空中传来巨大的轰鸣。
不用看都知道,又有大明空军的飞机飞了过去。
“听见没有?”老猴子指了指上面。
“现在咱们天上有这个,白天联军的炮兵只要露头就会被干掉。
就咱们前边那野战工事,倭国人挖的。
那叫一个严实!
没有炮兵,你让希伯来人怎么打?
所以,今后的进攻只能在晚上打。
不夜训, 到时候打仗抓瞎?”
“也是!”丁三点了点头, 扭头去传达老猴子的命令。
老猴子收拾了被褥躺在了床上!
收拾好了床铺, 那边炊事班已经弄好了饭菜。
现在炊事班有专门的一个车, 用拖拉机拉着就成。
两辆车,一辆能够蒸馒头蒸米饭,另外一辆可以烧菜。
官方的名叫野战炊事车,但大家伙都叫这东西饭车、菜车。
司务长很能干,午餐是猪肉炖粉条外加大米饭。
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车黄瓜,每人发一根说是解腻。
老猴子盛了一碗大米饭,狠狠的挖了一勺猪肉炖粉条。
最后,又舀了一勺肉汤浇在上面。
猪肉炖粉条,如果不用浓稠的肉汤浇一着吃,那简直就是糟蹋东西。
丁三也弄了一碗,哥俩一个脾气,热气腾腾的汤泡饭,吃在嘴里就是香甜。
再见了!男人们
“嗯!”丁三递给老猴子一根黄瓜。
“解个毛的腻啊,有肉吃谁他娘的吃黄瓜,这不是有病么!
来,整这个。”老猴子从兜里面弄出一瓶半斤装的老龙口。
“你哪儿弄的!”
丁三感觉很惊奇!
因为不管战事多么的紧张多么的激烈,老猴子总能拽出来一瓶度数很高的酒。
有时候丁三很怀疑,这家伙私藏了一套酿酒的家伙。
“我尿的,你喝不喝!”老猴子不管丁三,自己拧开盖呡了一口。
“擦!”丁三接过来,也呡了一口。
“我看这仗还得再打几年!”
“打呗,要死要活屌朝上。
反正打一年,咱们赚一年钱财。”
“我有点儿不想打了,想回家过日子。”
丁三灌了一大口酒,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这话你少说,传到监察部那些人的耳朵里面,够你喝一壶的。”
老猴子左右看了看,一副紧张的表情。
“拉倒吧,就咱们这个小连队,还值得人家监察部的人跑一趟?”
“送来这么多新兵,鬼他妈的知道都是些什么背景。
今后说话走点儿心,有些事情还是小心点儿好。
其实仗怎么打,我觉着肯定是咱们最后赢。
你看看咱们的家伙,是不是越来越牛逼!”
老猴子呡了一口酒,呼出一口酒气说道:“以前咱们的坦克,还是薄皮大馅的一号坦克。
可现在你看看,出了四型坦克。
那天我在司令部特地看了一眼,他娘的炮塔装甲这么厚。”
老猴子比量了一下,两手指尖的距离足足有一尺厚。
“这么厚?”丁三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是,步枪子弹打上去,就跟弹个脑瓜崩一样。
等闲炮弹打上去,也跟没事儿人一样。
还有我听说,从咱们大明本土又飞来一种大飞机。
说是装一个连在天上飞三五七个小时没问题。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大帅这个鼓捣法。装备越来越厉害,对面跟着接不住。
你看看这打了一年了,咱们的伤亡是大了些。
可你看看敌军的伤亡,以一敌十咱不敢说,但以一敌个六七个总是没问题的。
欧洲人如今是当了裤衩在打仗,咱们大明还远没有到那个地步。
你看看咱们这边,朝鲜人、倭国人的工兵越来越多。
听说中东那边,还有很多印度兵在帮着咱们打仗。
还有那些贼兮兮的哥萨克人!
这些人都帮着咱们!
我觉着,这仗打不了太久了。
最多打上一两年也就完事儿了!”
“真的?”
“你信我的,也就是一两年的事情。”老猴子很郑重的点点头。
“妈的,打完了仗我就带着娜塔莎回大明。
也不回内地了,就在西域找个营生。
娜塔莎那个样貌,回到大明会受欺负的。”
“你小子,还是忘不了那个黄毛女人。
真闹不明白了,黄毛女人哪里好。”
“你不懂!”
“得,我是不懂,你也不用说。
喝酒!
不管你走到哪儿,咱们都是兄弟。”
说话的工夫,一大碗饭下了肚,半斤老龙口也喝光了。
“下午都他娘的老老实实的睡觉,晚上咱们搞夜训,没的觉睡。”
丁三站起来大声吆喝着。
“诺!”士兵们轰然而散,三三两两的进了活动板房里面睡觉。
中午喝了酒,哥俩儿都有些困。
闷着头睡了不知道多久,老猴子被通信员推醒了。
“干嘛?”老猴子恼恨的吼了一嗓子。
“连长,团里面来电话,让咱们去奥繆尔市里,协助剿灭一股敌军。”
通讯员吓了一跳,硬着头皮跟老猴子说道。
“妈的,这刚安顿下来。”老猴子气吼吼的骂了一句。
“醒醒!醒醒!”伸脚踹了踹另外一张床上的丁三。
“干嘛?”
丁三酒量不如老猴子,刚刚通讯员说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有醒。
“来活儿了。”老猴子骂骂咧咧的开始穿衣服。
“让值班排长吹哨子集合!”一边穿衣服,一边吩咐通讯员去传达命令。
“诺!”通讯员应了一声诺,不一会儿,外面传来了哨声和集合的声音。
因为就在公路边上,团里面派了六辆卡车来接。
奥繆尔这一段,因为有奥繆尔钢铁厂,所以公路条件还算是不错。
大明的卡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在车上,老猴子仔细阅读着命令。
让他们去找一个叫做年羹尧的中校军官,受他的指挥。
卡车风驰电掣的开到了奥繆尔钢铁厂!
在大门口,老猴子看到了哪里听着数十辆军车。
一群群大兵正从军车上面下来!
这些人加上自己手下的兵,这里差不多已经有了一个团的兵力。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居然需要这么多人来对付?
看见了几个熟人,都是兄弟部队的。
问了一下其他人才知道,这里部队的番号很杂。
有暂九师的,有暂七师的,最离谱的就是,还有一个叫什么龙魂特种大队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部队,反正以前没听说过。
很快,一辆步战车开了过来。
一个中校军官从步战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各连队的军官们就在他面前列成了一排。
“我叫年羹尧,现在你们都听我的命令。”这个中校穿着迷彩服,可肩膀上有一个蓝色的龙形臂章。
各部队都有臂章,一般都是各部队的番号。
老猴子和丁三胳膊上的臂章,就是写了个黑色的七。
如果是野战部队,好像骑一师那样。
他们的臂章是一个马头!
第一远征军是临时单位,没有臂章佩戴。
可他们的臂章全都用红字,上面锈着原部队的番号。
例如一师部队的臂章,就是一个红色的一字。
“诺!”连长们齐声应诺。
“这里是奥繆尔钢铁厂,我追击一股渗透进来的希伯来人。
发现这里面是他们的老巢!
这座钢铁厂下面,有很多通道。
以我们部队的规模,根本没办法清剿。
所以,我们决定调你们来。
一会儿,由我的副手给你们分配任务。
你们要守好自己的防区,一旦发现敌军的踪迹,立刻消灭掉他们。
明白吗?”
“诺!”连长们再一次齐声应诺。
旁边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汉子走过来摊开了地图!
老猴子挤在一边看着。
这奥繆尔钢铁厂占地非常大,原本这就是俄罗斯最重要的钢铁厂之一。
最让人头疼的就是,这钢铁厂下面有好几层隧道。
这导致那些希伯来人,在隧道里面神出鬼没的,明军贸然进入隧道,只有干挨打的份儿。
而且老猴子看了看四周,到处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
也不知道哪个下面通着地道,那些希伯来人在这里,简直就是泥鳅进了泥塘一样。
“根据俘虏的情报,这里面的乌克兰游击队,加上希伯来人,一共有两千多人。
咱们在人数上并不占优势!
不过,装备上我们却是有很大优势。
司令部支援过来的一个坦克营在路上,我们手里还有十几辆步战车,还有六辆坦克。
对付这些没有重武器的游击队,算是绰绰有余。”
看到连长们脸上都露出了难色,岳钟琪笑着安慰了一下他们。
众位连长点了点头,只要有坦克和步战车就好办。
手里只有轻武器的家伙们,绝对不会是坦克步战车的对手。
老猴子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据说是根据俘虏们口供绘制出来的地下分布图。
一种浓烈的不安感觉袭上心头!
对方居然有两千多人,而且都躲在地下。
这仗可怎么打?
口供说,他们已经在这里盘踞了三个多月,甚至最长的达到了半年。
这也就是说,他们对地形已经完全掌握。
自己这些人初来乍到,而且互相之间不熟悉。
番号杂乱,又互不统属。
The Lamp
这真打起来,后果还真难说。
再说了,在地面上打也不成。
你的血很甜
这些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坦克炮虽然厉害,但也不可能把这东西完全炸塌。
部队行进在这里面,说不定哪里就藏着的枪手。
他们永远比你先开枪,因为他们在暗处埋伏着。
甚至他们开枪了,你一时半会儿的也闹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哪里。
这仗可怎么打?
掏出怀表看了看,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太阳西斜再有一两个小时就会落山!
天黑了之后,这地方简直就是地狱。
所有人,都会被黑暗中飞来的子弹弄得崩溃。。。
这种人能打到你,你却找不到敌人的仗,最他娘的难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