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諸界第一因討論-第523章 初探法則之海鑒賞

諸界第一因
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
自日起到日落,除却正午之时歇息了一个时辰,杨狱几乎没有停歇,断案效率足可令任何人瞠目结舌。
身在兖州,且手握冥书,什么大案繁杂,小案难断,对他来说,统统不存在。
甚至不需要对照文书,遣派衙役审问、调查,只需念头扫过冥书,堂下之人的生平履历,所作所为,
就尽数了然于心,剩下的,不过是判罚而已。
仙神的权柄,实非常人能够揣摩。
若得生死簿在手,连县令的活都做不到,其也枉为阴司至宝了。
而在这個过程之中,杨狱始终留有一份心思,感知着冥冥之中的变化,随着诸般案子判罚,他心神之中渐有微光。
持戒法,不是心念一动,也不是空喊口号,是要由内而外,总结出一套行事准则。
“持戒、明心。”
又一次惊堂木拍下,看着面色灰败的犯人,杨狱心中泛起涟漪。
猛然间,他想起了道家极为罕见的一种持戒法。
‘善功!’
要成仙,积善功。
不良混混无法反抗
这是在道藏之中都极为古老且生僻的持戒法。
最早,杨狱看到的时候,尚且无法理解,不知道感应篇中‘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的真意。
更不能明白,人世间的善功与成仙有什么关系。
可当他走到这个当口,他才明白,古之求仙者,行的是善举,得来的善功,不是天道赐予,也不是凡俗感激,更不是什么大帝圣人的要求。
而是,持戒,明心!
因而,善功对应,还有恶果,是以,还有言,成仙者,三百善,成魔者,八百恶。
不为善而善,不为恶而恶,善恶来处,皆是心。
传说中,更有化用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这里的善恶,与他人无关,这里的赏罚,皆在自己心中。
而他此时的所作所为,隐隐间,却与之有着不小的契合。
“这便是殊途同归?“
杨狱心中咀嚼着什么,惊堂木重重拍落,结束了一日的判罚。
一干衙役如蒙大赦,口道‘威武’退去,内衙之外的一众百姓,也都纷纷散去,有人解气,有人叫好,但更多人,也只将今日发生之事,当做谈资。
呼!
杨狱缓步走出大堂。
而此时,天色已黯,夜幕之下,只有群星、明月,与雪光。
“师叔!”
见得杨狱出来,齐文生等人齐齐下拜,这一声‘师叔’,比之之前却是要诚恳、信服的多了。
“师叔神威,只身慑服兖州,必将震动天下齐文生长长一拜,心悦诚服。
天上帝一 小说
对于这位小师叔的武功,他自然是早有耳闻,可他虽有一身不弱的武功,却一向自以为是儒生。
故而,今日所见,其人断案,他震动更大。
白日里,他们也未闲着,杨狱断案之时,他们也在走访,最后得出惊人的结论。
这位小师叔用以评定之法虽与当下有莫大差异,可其日断百案,竟无一错漏!
这其间的恐怖,围观的百姓不懂,他们怎么可能不懂?
“这天下也未免太忙,震动来,震动去。“
杨狱哑然。
这些日子,类似的吹捧,他听的可是太多了。
“呃”
齐文生语塞。
“你我也算自己人,废话,也就不必多说了。治乱先治吏,兖州城乱了多年,吏治崩坏,你们皆是万象山高徒,该怎么做,不必我多说吧?”
杨狱没有客套。
以他今时今日的武功,一人成军,不是空话,但一人攻城易,一人牧城难。
兖州也是大州,纵遭受战乱,人口也是数百上千万,不要说是他,便是武圣,也分身乏术。
用人,是必然的。
而比起城中倒伏在燕东君脚下的墙头草,万象山的这些儒生,自然要靠谱多了。
“弟子明白。”
齐文生神情恭谨,作弟子礼:“弟子此来,已传书诸位师兄弟,快则二十天,慢则两月,就可到来。”
说到此处,他微微一顿,才道:
“在此之前,还是要人协助…“
狼与笼中鸟
“依你。”
杨狱点头,自无不可。
“如此…”
齐文生松了口气,转而看向身后的一众儒生:
“今夜不睡,务必要尽快阅览城中文书,熟悉兖州城务!”
“我等明白!
一众儒生斗志昂扬,精神亢奋。
这一天,他们等了太久了,不用吩咐,也早已跃跃欲试了。
见此,杨狱心中点头,却也说的明白:
“尔等虽是万象山门人,可兖州城经不起折腾,我可放权给尔等,可若有胡作非为者…
荷香田 四葉
后半句,没有吐露出口,但在场众人心中却皆是一凛,躬身低头:
“必不负师叔之命。“
没有人会怀疑眼前这位小师叔的份量。
这位,可是剑子手出身,真个精通凌迟的刀道大家…
“大世序幕啊!“
寒风猎猎,吹动那一角蟒袍,立于群山之巅,薛地龙负手而立,遥望穹天。
他看到,无穷无尽的煞气冲天而起,犹如一片蔚为壮观的煞气之林,侵染天穹各处,大明九道、万龙道,乃至于,更为遥远的关外。
大地之上,龙蛇并起。
或有垫伏于野,或是腾龙在渊,或是舒展羽翼,或有展露獠牙,显露狰狞…
而他凝眸之处,不在关内,而在关外。
穷尽望气之妙,神通之精,他隐隐看到,在极度遥远的关外,有着两头被血色侵染的庞然巨物。
矗地神峰,巍峨神庙之中,一头獠牙染血的白象,踩踏山河,甩鼻长嘶…
白山黑水间,一条墨龙拔地超天,连接天与地,于无尽煞与戾的缭绕间,如同天柱般,大且凶戾…
“梵如一,黑山老妖…“
薛地龙心中泛起涟漪,旋即,吐出浊气。
转身,山下,有人匆匆而来,几个起伏,已来到山巅不远,微微躬身,汇报:
“大人,燕东君,死了。“
“嗯?”
薛地龙眉头一拧,复又回头,望向西北之地,只见群山之间,赤火如瀑,逆冲天穹,化作汪洋,又似暴戾雷云。
隐隐间,似有一庞然大物,在其间孕育。
“这是?”
薛地龙眸光一凝,突然,他的心头似有雷霆炸裂,止不住身形一颤,踩碎了脚下山石。
再抬头,七窍中,竟有污血滴落…
“大人?”
来人大惊失色。
“好,很好。”
轻轻擦去眼角的血泪,薛地龙笑了笑,意味难明。
“大人,您这是?”
来人神情紧张,环顾四周,不知发生了什么。
“无事。
薛地龙摆摆手,示意他继续说。
“梦含光败退之后不久,那杨狱去了西北道,以一己之力,破了燕东君的破军之势,将其毙杀于乱军之中…”
“杨狱。”
薛地龙打断了他,眼眸变得深邃:
“行空,徐文纪处,可有变故?”
“徐文纪?陛下将其下了大狱之后,群臣多为其求情者,却不想,不想陛下直接派了刘京,将所有大臣,乱棍打出了皇宫…“
莫行空嘴角抽搐。
此事便是他,都觉得有些难以适从。
“可惜了,这老家伙,又逃过一次…”
薛地龙微微有些可惜。
“啊?”
莫行空有些不解:“那徐文纪上书痛骂陛下,乃是大不敬之罪,陛下怎么会…”
“陛下出征之前,绝不可令人救走了徐文纪。“
薛地龙没有解释,只是淡淡吩咐:
“另外,你取圆光镜一面,告知方征豪,破军道果,便在兖州,便在杨狱手中,也将马龙图的动作,
告知于他…”
数年动乱,充州城吏治早已坍塌,燕东君匪类出身,心思多在争伐之上,自无心琐事,以至于充州城的城务堆积如山。
便是齐文生领着十几人,也足足用了三天,方才堪堪理顺。
杨狱的压力大减,但他仍是日日升堂,日起已开,日落才关。
有着冥书残页在手,加之熟悉了判罚的过程,之后他的断案越来越快,自上到下,从乡绅到地痞,彻底清洗了一遍。
而他心中,本来不可捉摸的心灵之光,也渐渐有了几分轮廓。
又一日退堂之后,杨狱回到后衙,先照常唤来齐文生交代一番,后独自静坐于屋内,点燃一炷来之不易的清心香。
此香,又驱逐杂念,静心之能,虽远远比不上神都才有的清灵香,去也属于上品,他也是从燕东君的藏室中寻得一炷。
呼!
香气缭绕之间,杨狱缓缓闭目。
嗡!
一念动,暴食之鼎中,紫金葫芦、龙渊斩鬼剑、镇邪印就自齐齐一震。
豪光大作间,那一副极尽玄妙的古卷,再度于他的心海中浮现。
呼!
没有犹豫,直接进入。
刹那都不到,眼前光影变化,再度出现的,仍是那一片,深邃浩瀚,无尽无垠,大似无边的宇宙星海生机萧瑟,枯冷寂寥,无有上下之分,没有左右之别正是,蕴含着无边奥妙,传说中仙佛毕竟之地,法则之海。
“持戒法,算是入门了?”
杨狱抬起手。
散碎的光点缭绕在他的手臂上,紧密缠绕,好似一条锁链。
一头是自己,
另一头,也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