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一品宰輔笔趣-第七百四十四章 別長安 下閲讀

一品宰輔
小說推薦一品宰輔一品宰辅
长安城,东门外。
逆转英雄
廖仲云、姜上游以及童安若三位老人站在料峭的春寒之中,望着城门的方向,等着许小闲的车驾到来。
对于许小闲执意此行,三人心里是颇有些微词的。
无它,而今在这朝堂之上,经历了那番大刀阔斧的血洗之后,留下来的大臣和重新被启用的那些大臣,都是对大辰朝忠心耿耿的臣子,也都是拥戴许小闲的臣子!
倒不是说这些大辰们对许小闲感恩戴德,而是许小闲近日里所做出的那些策略,经过两位宰辅在宣政殿向所有大臣颁布之后,那些策略在这些大臣们的心中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一国之策的好坏,只要是一心为国为民之人,都是能够清楚的分辨的。
许小闲的那些策略和以往截然不同,他没有夸夸其谈的理论,他说的每一条都能够落在实处,都是根据而今大辰之局面量身定做。
当然,其中也少不了一些怀疑,比如廖仲云说摄政王向大辰贡献出了两种农作物,其中一种叫土豆的玩意儿能够亩产四五千斤!
妖神 紀
许多大臣听了之后都是咧嘴一笑,这未免太过夸张,心想向来务实的廖黑脸怎么也如此轻易的信了摄政王的这话。
廖仲云也没有解释,却和许多的大臣打了一个赌,是正儿八经的赌约,由童安若为见证,就在朝会上,就在那宣政大殿中签署。
这份赌约如果廖仲云赢了,许多的大臣恐怕会过上一段时间赤贫的日子。
而如果廖仲云输了,他恐怕得将在长安城里的那处宅子给卖了才能赔偿得起。
此举让另一部分大臣产生了怀疑,廖黑脸从来不是个没把握做事的人,他居然敢赔出全部身家……莫非那土豆当真能够有如此之高的产量?
廖仲云本来想单挑所有大臣,结果有大半部分反而不敢签字画押,成为了旁观者。
唯有姜上游和童安若最为清楚,廖黑脸这厮的心也很黑啊!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一个如此致富的法子呢?
为了这土豆,廖仲云亲手抓了土豆的种植工作,而今土豆的种子正从凉浥县运送至中州——中州位于大辰的腹部,是一片富饶的土地。
廖仲云说服了许小闲,这第一批土豆没有放在歙州去耕种,原因只有一个,那地方太穷,只怕那些老百姓会将这种子都给吃掉!
而种植在中州则不一样,一来距离长安很近,农部的官员能够长期驻守,甚至廖仲云自己有了时间也能够亲自去看看。
二来中州富饶,那些老百姓不至于饥不择食将这宝贵的种子给吃光了。
许小闲深思之后同意了他的这一提议,因为廖仲云的这番分析极有道理。
那么这玩意儿真的能够如许小闲所说的那样,从根本上改变大辰缺粮的问题么?
今岁秋,便能见分晓!
今岁秋,也正是摄政王接五皇子唐不归归国的时候。
但三人此刻都忧心忡忡,自然是因为摄政王此行之凶险。
就在他们的视线里,一列马车驶出了长安东门,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许小闲下了马车,三位老大人向许小闲走了过去。
“这么冷的天,你们这身子骨可千万不能冻坏了,快回去吧。”
廖仲云拱手一礼,“老夫三人,受百官之托,前来恭送摄政王……老夫个人依旧是那句话,摄政王,大辰这才刚刚见到天光,是不是……等阳光升起?”
“摄政王不愿意坐在那位置上,那位置可以空着,等阳光普照大辰之际,摄政王若是真有了归隐之心,再扶某个皇子上位……比如那位三皇子唐不悔也是可以的。”
许小闲咧嘴一笑,“有些事必须去做!”
“其实该给你们说的我也已经交代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你们去统领文武百官们执行。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那些事落在实处!”
“我相信只要办好了那几件农事、商事和政事,咱们大辰就能够迎来阳光普照的那一天!”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
无缘佛
许小闲这话尚未说完,因为车队停下,叶书羊带着景蓁蓁走了过来。
他们正好听见了许小闲这句话的后半句:
“你们知道我和景国的那位太子有一面之缘,此行景国,我当真就是去相亲的,若是相亲成功,那位太子可就是我的大舅哥了,而景国的皇帝也就是我的岳父大人了,所以你们真不用担心什么。”
“当然,如果那个叫景蓁蓁的公主生得实在太丑……或者性子太不好,我肯定是要跑路的,那时候或许会有一些危险,但我身边跟着个大宗师,耀月城还有第一军驻扎,所以我只需要跑回耀月城也就安全了。”
许小闲身后的景蓁蓁一听,眼睛顿时瞪向了许小闲的后背,少女的腮帮子一鼓一鼓,心想这家伙居然敢质疑本公主的美貌,简直是、是有眼无珠!
不过少女脸上忽然又露出了一抹娇意,这才知道太子哥哥居然邀约了他,他居然是去景国和自己相亲……
反正我已经相中了你,到了景国之后,可就由不得你相不中我了!
许小闲转头,正好看见景蓁蓁这含情脉脉的模样,他忽然觉得浑身一凉,毛孔陡然张开,每一根毛发似乎都竖了起来。
这个少年,绝对有问题!
九州天空城之凤凰阵
太特么可怕了!
此行路程大致两个月,可得避着他一些。
他转头向前走了两步,距离景蓁蓁稍微远了一点,又对三人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忘记了告诉你们。”
从成为外挂开始
“年前我派了一个人前往歙州,歙州府府台阎文山不是上书说歙州十二县郡恐怕会遭受雪灾么?”
“我派去那人叫罗三变,他会带回来歙州灾情的详细情况,你们需要特别关注一下这件事,我担心出现流民,更担心出现匪患。”
“另外,罗三变回来之后,将他安排去歙州府下的淄州任个刺史,正好由他去治理那最贫穷的十二县郡。”
“就这样,我得启程了,诸位,再见!”
“……摄政王一路顺风!”
三人躬身一礼,许小闲转身,心有余悸的瞄了一眼景蓁蓁,快步而行,登上了马车,关好了车帘。
景蓁蓁转身,看了那马车一眼,嘴角一翘,眉眼儿一弯,忽然觉得这件事很有意思。
车队向东而去。
渐渐消失在了廖仲云等人的视线之中。
朝阳正好升起,三人望向了那红彤彤的朝阳,寒意仿佛无声消退,忽觉春已不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