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邪神逆天-第231章 小貓釣魚看書

邪神逆天
小說推薦邪神逆天邪神逆天
231
那十三名被抓走的映天境武者的同门闻言,先是一怔,继而跳脚。
方才,帝蚩就是这般出言不逊,不断挑衅云染,才导致赎金一加再加。
现在,帝蚩偃旗息鼓,结果其他人又来捣乱。
“不错!”
紧接着,又有人开口,长笑道:“堂堂玄武神朝的郡主,岂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屠杀神域的映天境强者!”
“有本事,你就杀一个给我们看看,证明你们到底是玄武神朝,还是玄武贼窝!”
“说的不错,杀一个来看看!”
这些声音飘忽不定,声音尖锐刺耳,言语中满是挑衅的意味。
在场武者众多,势力复杂,可不仅仅只有那几家。
首席的私有小秘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大有人在。
而且,神域并不太平,相互敌对的势力不在少数,自然有人想借刀杀人。
这一刻,那十三名映天境强者的同门脸色阴沉的可怕,若是‘云染’真的因此再度加价的话,他们也只能放弃。
因为拿不出更多的星辰母金。
“喵——”
忽然间,叶燃头顶的沈梦溪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
再然后,那些挑衅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惊恐的大叫。
当沈梦溪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林烟的身边。
此时,这只小奶猫不过拳头大小,但它的嘴里,却真真切切的叼着七个人。
猫头一甩,就将那七人丢在地上,镇压起来。
这七人,赫然便是方才在暗中挑衅的武者。
有人见状,不禁瞪大了眼睛,骇然惊叫:“空间天赋!”
“这是拥有空间天赋的神兽!”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神兽本身就异常恐怖,远胜同阶武者,而拥有空间天赋的神兽,已经可以称之为超级神兽,神兽中的绝顶存在了。
空间天赋,能跨越空间,神出鬼没,让人防不胜防。
有脑子灵活的,立刻就想通这是怎么回事,这叶燃早就知道有神兽的存在,这是拿他自己当诱饵,玩小猫钓鱼呢!
……
万丈高空之上。
萬道劍尊 小說
一道一道巍峨高大的身影屹立,俯视下方。
这些身影,都是关注此地的通神境强者,不过他们的真身并未降临,而是以化身投影。
此时,这些往日高高在上,屹立在诸天巅峰的通神境强者,脸色都有些阴沉。
空间天赋的超级神兽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而这头神兽本身只是映天境,并未打破这里的规矩,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棘手。
忽然间,又有一道投影出现,降临此地。
这道身影略显模糊,穿着黑色的袍服,看不清身形面目,但是周身上下却缭绕着熠熠的星辉,显得璀璨而夺目。
有通神境强者见到这道身影,瞬间变了脸色,下意识的开口:“星王!”
星王鬼烟,如神似魔,凶煞滔天,乃是北冕长城上当之无愧的王。
只身镇压北冕长城东天界,让史隆长城的异族始终无法越雷池半步。
不久前,史隆长城的异族再度暴动,开辟出通向北冕长城的空间裂缝,成群结队的异族杀入东天界。
关键时刻,星王现身,一手遮天,反手间镇杀攻入北冕长城的异族,以一己之力平息祸患。
此时,这尊巨擘凶人,竟然也来到这里。
星王的出现,让这些通神境强者的心头蒙上一层阴霾,这是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没想到星王竟然也离开东天界,来此争夺天门之匙。”
一个眉宇间镶嵌着一块朱红色美玉,彷如一只火眼一般的男子,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显然是极其忌惮。
这人是熵君阳的祖上,名为熵岫,也是引凤府当代府主的亲弟弟。
熵君阳和引凤府的其他人都已退走,熵岫则留在这里,等待天门之匙出世。
伪装成星王的梁清扫了一眼熵岫,冷冰冰道:“天门之匙?没兴趣。”
其余通神境强者不禁撇嘴。没兴趣?没兴趣你来这里作甚。
装模作样。
然后,他们就听到‘星王’幽幽道:“我的天门早已打开,无须天门之匙。”
话音一落,这里的通神境强者不禁瞠目结舌。
天门早已打开?难道这位星王,早就得到天门之匙了?!
梁清也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继续说道:“我来这里,只是顺便告诉你们一声,那只猫不会与你们争夺天门之匙。”
“天门之匙?有些人不屑,也不会参与争夺。”
说话之间,梁清的身影消散无踪。
高天之上,那些通神境强者的投影面面相觑。
熵岫感应了一下,开口道:“星王的真身在天宇圣都,在此地也没有任何布置,确实不像是来争夺天门之匙的。”
“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
下方。
沈梦溪丢下七人后,纵身一跃,就跳到叶汐的头上。
叶汐的眼睛瞪大,原来之前趴在她头上的那只小猫,竟然是神兽?!
叶汐早就知道她头顶上蹲着一只猫,最初还以为是玄武神朝某个皇孙贵胄养的,也没在意。
而且,先前的气氛紧张,她也无暇顾及。
结果,现在告诉她,这只毛茸茸的小毛团,是神兽!?
当下,叶汐伸手将沈梦溪从脑袋上拿了下来,捧在手里仔细观察。
沈梦溪不满的‘喵’了一声,摆脱叶汐的手,又跳到她的头上。
虽然主子的姐姐也是主子,但本喵绝不屈服,誓死不改蹲人头的习性!
然后,它又被叶汐拎了下来。
玄武神朝的武者见状,眼皮直跳,一阵心惊肉跳。
林烟已经吩咐人,将那后来的七名武者身上的储物法器,以及其他值钱的东西都搜刮下来。
紧接着,有人就听到‘云染郡主’不满的嘟囔道:“怎么就一个硬通货?”
就一个硬通货?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茫然了一瞬,但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
硬通货,不就是映天境武者吗?
那七个人中,只有一个映天境武者,其余六人都是天门境。
玄武神朝的人不禁怒视叶燃,都是这个坏胚,将他们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小郡主给带坏了!
那些被当成硬通货的映天境武者,包括被‘叶山巫魉’抓去又赎回的那些,都忍不住想吐血,这次的经历,将成为他们毕生挥之不去的污点。
简直给这个境界的武者丢人。
“这个映天境武者背后的宗门族群,得交一百斤星辰母金,不然就宰了!”
七人中唯一的映天境武者趴在地上,他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全是恐惧。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隐藏在人群中,依旧被这只猫揪了出来,成为阶下囚。
这名映天境武者,也正是帝蚩之后,第一个开口挑衅的人。
就在这时,一个略显阴沉的声音响起:“一百斤星辰母金,你们敢要吗?”
紧接着,一抹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他的目光森然,直视林烟。
这人的身材高大,周身上下闪烁着金色光焰,彷如是金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上燃烧,一股摄人的压迫感,在他的身上释放出来。
“是虚神真境的武神!!!”
“映天境第一人!”
有人看清这人的面目之后,不禁失声惊叫。
武神,映天境战力第一,号称诸天最强武道宗师。
他的修为并未达到元神映天的巅峰,却以映天境之身斩杀通神,威震诸天。
那映天境巅峰的枪神贺惊霄,在他的面前都弱了不止一筹。
一剑,霜寒,花醉,洛无声四人的表情凝重,都感受到了压力。但当他们看向场中,那抹略显单薄的少年身影时,便又放下心来。
那七人中唯一的‘硬通货’,正是虚神真境的武者,也是武神的亲传弟子。
虚神真境作为神域第一武道圣地,对于起源妙境这样的地方不屑一顾,所以之前他们并未派遣弟子过来。
直到天门之匙的消息传来之后,虚神真境才追悔莫及,将武神派遣了过来。
林烟见到武神,先是一怔,继而冷笑道:“原来这硬通货是虚神真境的人?那么就一万斤星辰母金,否则免谈。”
“大胆!”
武神冷喝,他一步上前,目光冷冽,逼视林烟。
此时,林烟的光刃就架在那名映天境武者的脖子上,稍稍一动,就能要了他的名字。
周围其他武者见状,都纷纷退避开去,安静看戏。
开口就是一万斤星辰母金,显然是不打算放人了……而且,四年前,虚神真境被千面鬼盗洗劫,别说是一万斤,就算是十斤他们都拿不出来。
玄武神朝的人也都冷笑不已。
洛无忧眼底爆发出森然的冷意,冷冷道:“虚神真境的武神,好了不起啊。”
“没有一万斤星辰母金,你们就等着收尸吧,当然,尸体也得用星辰母金来换!”
“否则,我当着你的面,将这人剁成肉酱!”
玄武神朝和虚神真境有仇,不死不休的死仇。上一代玄武神皇,就是被虚神真境坑杀。
有人怀疑,千面鬼盗洗劫虚神真境,便是玄武神朝授意,只是没有证据。
武神的双眸几乎喷出火来,他一步一步的向前,周身上下带着磅礴的气势,走向林烟。
沿途一切的障碍,阵法,在他的眼中都如同不存在一般。
霜寒眼底寒芒闪烁,绣春刀出鞘,滔天的刀意迎上武神的气势。
请别随便打开兽笼
同时,一剑和洛无声也都站了出来,与霜寒并肩。
花醉则立在三人身后收敛气势,并未参与到其中,却在暗中将林烟的身形护住。
轰隆——
虚空之上传来一声闷响,武神眸光冷冽,止住了脚步。
三身并立,武神也感到了压力,他看向一剑和霜寒,冷声道:“十四洲,是要与我虚神真境为敌?”
霜寒嗤了一声:“你觉得为敌,那就为敌吧。”
此言一出,举世震惊。
十四洲作为神域最强最大的情报组织,一向低调超然,从不介入神域各方势力的纷争中。
但是,自从灭了云光商行之后,他们就彻底放飞自我。
现在,十四洲又要和神域第一武道圣地,虚神真境为敌!
有人不禁抬头,看向半空之上的鬼医阎罗,心中瞬间了然。
十四洲的夜神就是鬼医阎罗,十四洲和玄武神朝的关系自然不一般。
现在,玄武神朝上下,还立着鬼医阎罗的生词,日日供奉。
武神的胸膛狠狠起伏了一下,他冷声道:“记住你们今天的话!”
说完,他转身就走,不再纠缠。
刀神,剑神,琴神都不是弱者,他们三人联手,就算是武神是映天境第一强者,也得吃亏。
况且,鬼医阎罗也在这里。
对方开出一万斤星辰母金,明显不会放人,他继续纠缠,只是自取其辱。
等天门之匙出世,通神境强者出手时,自会有人和他们清算。
其他武者见状,心里倒是平衡了一些,连神域第一武道圣地都吃瘪了。
宝物是死的,人是活的。
而且,以星辰母金炼制神器,必须要神级大宗师级别的炼器师才能做到。
这种人物,比星辰母金还少见。
所以,星辰母金很珍贵,却没有达到让各方势力因此放弃映天境强者的程度。
……
见到武神退走,霜寒等人也稍稍松了一口气。
洛无声冷笑道:“迟早斩了这个武神!”
略微顿了一下,她不禁好奇道:“师父要星辰母金作甚?”
霜寒也有些不解,有些怀疑道:“难道说,师父能炼化星辰母金?”
然后,一剑,霜寒,洛无声三人同时看向花醉。
花醉眨眨眼,看向霜寒手里的绣春刀,理所当然道:“不然呢?你觉得这绣春刀是用什么锻造的。”
霜寒的眼睛瞬间瞪大。
花醉继续道:“还有剑师弟的湛卢剑,无声师妹的大圣遗音……满堂师兄的八卦炉,都是师父炼化星辰母金,亲手锻造而成。”
说到这里,花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嫉妒,她有些不满的嘟囔道:“四年前,师父洗劫了虚神真境的宝库,得到许多星辰母金。”
“我还打算求师父为我锻造一根发钗,结果,全都被师父用来锻造绣春刀的刀坯了。”
满堂,一剑,霜寒,洛无声四人,都有叶燃亲手锻造的神器,唯独花醉没有。
不过,花醉也只是嘴上发发牢骚而已,却并没有真的不满。
她手里的彼岸花,可是叶燃前往九幽死界采摘而来,是真正的先天灵根。
霜寒:“……”
一剑:“……”
洛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