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都市古武仙醫 起點-第130章 父子熱推

都市古武仙醫
小說推薦都市古武仙醫都市古武仙医
这些捉妖道具真的都是很特别的存在,和动力车一样,是要用灵石或者诡异石驱动的,看来续航也是很长的时间,而这个道具只是左轮的造型,跟真正的左轮没有一毛钱关系。
王令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奔波忙碌了一整天的时间,也困乏的厉害,直接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像往常一样,毛勇和王令早早就起床,一起进行训练,早饭过后到了上午八点,孙翠兰到了,血归丸的炼制也就开始了。
倒是华子,今天饭店不忙,对于王令开一辆大奔回来,那叫一个惊奇,得知是伍老的之后那是一个劲儿的赞叹,这也从侧面表明了王令和伍老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现在,王令面临着一个首要的问题,就是制作丹药必须要亲力亲为,所以针对这一点,他打算彻底培养毛勇和兰姐,本来也想培养华子的,可他对这个事情不感兴趣。
一上午的时间,王令让毛勇和兰姐动手制作血归丸,自己则是把注意事项都用书本给记录下来,这样的话,自己有事情,他们两个可以在家里炼丹,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帮忙,不耽误时间。
到了中午的时候,王令几人坐在院子里吃饭,手机来了信息,汤庆国转过来了20W,然后还给王令打来了电话,感谢王令出手解决了工地上的问题。
放下手机,王令深深吸了口气笑道:“兰姐,阿勇华子。”
三人纷纷投来目光,王令接着笑道:“最近赚了不少钱,而且昨天临时去给工地上驱邪,又赚了一笔,分钱吧,我也懒得取现了,直接转账给你们。”
“令哥,又分钱啊?”李洛华眨巴着双眼说道:“你这分钱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啊。”
“就是呀小令,你现在赚钱快了,有钱不用分,你先拿着钱还债呗,无债一身轻,大家现在制作丹药,收入是稳定的,还有饭店开着,也算是有产业的,不缺钱的。”孙翠兰劝说道。
東方鏡 小說
“是啊令哥,我和兰姐跟着你,你还教我们炼丹,这血归丸的价值那么大,还有锻体丸,这钱咱们随随便便都能赚,有大头钱就先还债好了。”
看着三人都这么说,王令哑然失笑,轻声说道:“有你们真好,我的幸运。”
“不,令哥,这是你说错了,该说的是我们有你才真好,是我们的幸运。”李洛华哈哈笑着,点燃了烟。
话都说到这里了,大家都不想拿钱,一致认为王令先去还债比较好,对此,王令也不勉强了,反正只要丹药跟得上,赚钱就真的跟吃饭喝凉水一样简单。
“成,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先还债!”
“令哥,钱军是不是找你了?他也找我了,说是想跟咱们合伙,你答应了?”李洛华问。
通过扭蛋增加同伴,做成最强美少女军团
“也找我了。”孙翠兰说。
王令点了点头,看着孙翠兰,她盈盈一笑说道:“我原谅他们了。”
“那就是这样了,钱军想找点活儿干,不过药材暂时也种不了,我还真没什么活儿给他们干,主要是信不过他们,要不华子,你把饭店给他们管理,然后把飞跃和大涛空闲出来,我给他们安排其他的活儿。”
狸力 小说
甜甜的网恋翻车了!?!
“也成。”李洛华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试探着问道:“令哥,你这是有什么赚钱的路子了?大涛和飞跃干啥?”
“倒是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就是大涛和飞跃在饭店里挺辛苦的,我觉得让他们俩负责照看地血藤,兰姐和阿勇就是炼丹,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至于华子你嘛,可以两边走,负责原材料的供应方面。”
“这安排倒是没什么问题。”李洛华摩挲着下巴说道:“可是令哥,我们现在主靠炼丹和你驱邪,这能赚多少钱啊?”
“表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毛勇笑吟吟的捏起了一枚锻体丸,和一颗血归丸说:“这个500块一颗,你是知道的吧?这个叫做血归丸,可不得了,是这个10倍,5000块一颗。”
对于血归丸的价值,王令没有真正的告诉他们,毕竟1.5w一颗的血归丸,这说出去太离谱了。
李洛华最近真的不知道他们在搞这个血归丸,听到价格之后,瞠目结舌,嘴巴都长成了一个圆形,不过王令立刻嘘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别乱说,我们自己知道就行了。”
闻言,李洛华连连摆手表示明白,也是这个时候,李洛华的手机响了。
“喂大涛,怎么了?”
“什么,好好好,我叫上令哥现在就过去。”放下手机,李洛华看了一眼王令,两人立刻出发。
…………
昆北村口,饭店门前,一辆外地牌照的现代伊兰特停在这里,魁梧的壮年男人拉着陈志文,指着陈志武的鼻头骂。
“你混蛋!谁叫你带着你弟弟出来干活的,你上学上到一半退学也就算了,你想你弟弟也跟你一样,做一辈子的厨子吗?你弟弟学习那么好,可是要考大学的!”
陈志武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旁边大涛和飞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这个魁梧的男人是陈志武和陈志文的父亲,陈大山。
陈大山是在外面打工的,最近要开学了,才给陈志文的班主任打电话过去,想问问陈志文高考的成绩。
也是这时候,才知道陈志文这后半期居然都没有去上学,而且退学了,还是他哥哥给他办的退学手续。
俩人就这么瞒着他,所以这个时候陈大山才会从外地回来,气汹汹的找上来。
天才小邪妃 清雨綠竹
“爸,你先回去吧,我们俩晚上回家,咱们再说。”陈志文想要挣脱父亲的大手,但被紧紧抓着。
“爸,这不怪哥哥,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你都不知道哥哥为了我吃了多少苦。”
“他吃苦?他活该吃苦,干一辈子厨子!”陈大山气的暴跳如雷。
也是这个时候,王令和李洛华开着大奔到了。
两人一起下车,大涛和飞跃见此,急忙上前说明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