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五行自然道 起點-第287章 大有干係熱推

五行自然道
小說推薦五行自然道五行自然道
楚卫城心中哆嗦。因为,像这样的一种境况,这般的一个错觉,他于触目、身感之后,能不为之震惊、担忧吗?!
楚卫城思绪数转:燕轻尘到底是何方神圣!?从而,来势极大、傲然于骨的徐副县长,都要对他平等待之。甚至,是降低姿态,交好于他!
楚卫城脊背生寒!他思忖及此处时,背上竟嗖嗖地冒冷风。
因为,楚卫城并不健忘!——燕轻尘这个年轻人,并非是其他人可比!而且,他对于楚卫城而言,更是“大有干系”之人!
毕竟,楚卫城往事如昨:自己的女儿楚湘婷,初次带燕轻尘登门之际,他们夫妻俩就很不待见!
甚至,更是被老婆姜美娜,以冷颜毒舌之势,无情地赶出了家门。从而,拆散了女儿的恋情,棒打了鸳鸯。
那么,燕轻尘于此情境中,毫无疑问,就与自家结下了“梁子”,——一个很难化解的“梁子”!
如果,燕轻尘将此怀恨于心,那么,以他和徐远达的关系,或者,他那未知的家世、背景,想要难为自己……
重生逆流崛起 月陽之涯
楚卫城不寒而栗!因为,其后果显而易见:自己一家人的日子,恐怕,会相当得难过!说不定,下场还会很凄惨!
值此时刻,楚卫城正于思虑重重、心绪起伏不定之际,现场的一阵喧哗声,却让他一夕回神,一惊而醒!
楚卫城侧目而视。就见庆典的讲台上,枫林堡的那位堡长,他一边用手比划、挥舞着,一边激动地喊道:“一百六十万呐!修建这条山路的资金,全部由他一人拨付!乡亲们,我们要永远地记住他!”
重生之二代富商 小小羽
这位堡长于一顿之后,他很用力地强调道:“燕轻尘,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他,就没有这条路!……”
这位堡长的后续之言,楚卫城再次地予以忽略。因为,他的大脑于这一刻,则尽显出“当机”之象!
楚卫城心中度长:他们夫妇俩的工资,在整个静溪县境内,还算是较为可观。
然而,俩人积蓄了大半辈子,也不过五十万左右。并且,住房还没有花钱,是由单位分配而来。在这其中,女儿于去年之际,她出国留学之时,还用去了一部分!
现实而言,楚卫城也算见过世面,那么,一百六十万元现金,他自然也接触过!而且,还不是一次!当然,也不是两次!
可是,若放眼于静溪县内,能有如此身家之人,却并不多见!甚至,屈指可数!
然而,能像燕轻尘一般,刚于大学毕业之际,并且,还是如此得年轻之人,楚卫城却无比的确信:只此一家!绝无仅有!
那么,若依此而论,这一百六十万修路款,不管是燕轻尘个人所有,亦或,他多方筹措、募集而来,好像,这都毋庸置疑:皆为他能力之体现!——非比寻常的能力!
此外,更为关键的则是,这一百六十万元钱,燕轻尘还是用来修路!并且,他所修的这条路,于其自身而言,却并非必要之举!
楚卫城心中透彻:燕轻尘的修路之意,更多的,则是为了整个枫林堡,为了全体的乡亲们!那么……
楚卫城于内心之中,则再显抽搐之象!因为,纵观整个天朝国内,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还出现哪一个呢?至少,楚卫城在这之前,他还从未听闻过!
楚卫城思忖及此,心中于再度的地震、惊讶之际,同时,更泛起了浓浓地后悔……
楚卫城源自肺腑,他噬脐莫及地后悔:自己和妻子俩人,眼睛到底有多瞎啊!从而,像如此之金龟婿,愣是让俩人弃如敝履,并且,绝情地赶出了门外。
楚卫城“文采”陡生:“有眼不识金镶玉”之言,就是为自己夫妇二人,最为真实地刻画、写照!
然而,后悔药无处可买啊!
楚卫城此时此刻,他除了后悔、惭愧之外,胸中还极为得郁闷!同时,更有大大得不解。
楚卫城脑门问号:他对于燕轻尘先前之举、之言辞,表示很莫明其妙:你一个有貌、有财,说不定,还深具背景之人,非要说自己是个种菜的!你……你装个什么低调啊!这扮猪吃老虎的游戏,很刺激、很好玩是吗?!
楚卫城前景回顾:当初,燕轻尘不管是财力,还是其背景,哪怕,仅仅是透露出一样。
那么,楚卫城也相信,——十足地相信:他们夫妻二人,对于燕轻尘的态度,绝对不会是那副样子!并且,其最终的结果,更会是大相径庭!
此外,楚卫城对于女儿,他更是觉得无语!——你相恋几年的男朋友,具有如此不凡的能量,你就真得一无所知、毫无所觉吗!?女儿啊!你到底是心思单纯,眼中只有爱呢?还是,在这其中,另有着其它的隐情呢?
楚卫城心中一叹!他思及女儿之时,胸中则再显沉重之意。
因为,楚湘婷自从出国之后,她共计就来过两次电话。
第一次,楚湘婷初到国外之时,给家里报了个平安。另一次,则是于今天夏天,她致电于夫妻二人:学校的课程比较紧,暑假就不回国了。
其实,夫妻俩对于女儿此举,心中皆一清二楚:虽然,女儿初涉情事的心中,怨恨于父母之意,她未必会有。但是,夫妻俩人的此种做法,却深深地伤了她的心!而且,还伤得难以愈合!
只不过,楚卫城颇为地肯定:女儿还是自己的女儿,然而,却不是之前那个乖巧、可人,被夫妻俩呵护于掌心,视为棉袄的小天使了!
楚卫城转念及此处,心中则再次地叹息。——重重地叹息!
楚卫城微微地侧首,他看着离此不远处,那俩个一时瑜亮,不分轩轾的年轻人,内心除了惭愧、后悔、郁闷之外,更有深深地无奈!
疯狂的赌博
无意间就已经爱上了你
毕竟,他本有一把好牌,——让人羡慕、上天垂青的好牌!可是,却被他们夫妻二人,硬生生拆成了烂牌!
不过,楚卫城也稍觉安慰:燕轻尘这个年轻人,似乎,并非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人。
因为,燕轻尘直到今天为止,他对自己夫妻俩地行为,——那般的恶劣之言,那种不留情面的做法,并没有耿耿于怀,当然,更未寻机以报复。
毕竟,楚卫城颇能实质而感:自家这一年多来,他们夫妻二人的生活,并没有出现什么波折。
如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