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笑傲之富貴逍遙-第八十章 決裂相伴

笑傲之富貴逍遙
小說推薦笑傲之富貴逍遙笑傲之富贵逍遥
“死了?”王富贵眉头一皱,看着岳不群冷冷说道,“连自己的徒弟都护不周全,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满口的仁义道德!”
华山弟子闻言不禁纷纷变了色,岳不群脸色更是铁青,宁中则虽也有些不悦,但念及往日情分,还是开口呵斥道:“贵儿!怎么能和你师傅这么讲话!”
九轉金剛 小說
住在废弃巴士
“哼!什么师傅徒弟的,不敢当!”岳不群被当众拂了面子,讲话也是一股子气。
“岳掌门还没回答我,梁发怎么会死了?”王富贵也不等岳不群开口,又自顾自地回道,“是啊,武功低微,自顾不暇啊!”
“二师兄,不!王公子,请把我林家的袈裟还与我!”林平之盯着王富贵手中的袈裟,心中甚是火热,平时唯唯诺诺的他,此刻语气却异常坚定。
“呵!可笑!”王富贵将手中的袈裟徐徐展开,扫视众人,除了岳不群和林平之一副跃跃欲试,恨不得直接过来抢之外,其他人都是不知所措的样子,“天下宝物向来有能者据之,想要就过来拿啊!”
林平之一脸气愤,但又知自己武功低微,决计不是王富贵的对手,转头希冀地看向岳不群。而岳不群在自家弟子众目睽睽之下当然不能丢了面子,内力一吐,震出手中长剑,“嗤”的一剑,当胸平刺,王富贵侧身避过。
岳不群接着又急刺出两剑,只见王富贵移了两步,又轻松避开,一手拿着袈裟,一手负于背后,一脸惬意,丝毫没有临阵对敌的紧张感。
岳不群气急,运起紫霞神功,急攻了二十余招,不仅将华山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其中竟夹杂着五岳剑派中其他四派的精妙剑法,看来思过崖上的秘密,令狐冲已然说了出来。
岳不群此时更是全神贯注,方才他早已发觉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是嵩山派的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这二人的武功与他不相上下,能同时击杀了他们,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是王富贵的对手,但他也笃定王富贵会念及师徒之情,下不去死手,所以剑走偏锋,每一招便全是进手招数,不再顾及自己剑法中是否有破绽,这么一来,剑法威力何止大了一倍。
旁观的众华山弟子见岳不群面带紫气,剑法精妙,剑气呼啸,王富贵又每每只是侧身躲避,轻描淡写地便将岳不群巧妙的剑招化解,始终无法刺中。
这一幕使得宁中则万分担心,曾今的两个华山弟子已经都青出于蓝,但相比于性情温和,行事豪爽的令狐冲,眼前更为出色的王富贵作风却如云里雾里,亦正亦邪,若他日一念之差极有可能又是一个武林大患。
而这头,岳不群久战不下,心下焦躁,在这么多人面前,连一个弟子都打不过,这成何体统?哪里还像是一派掌门的模样?
于是,他当即将紫霞神功都运到了剑上,剑身一层淡淡的紫气环绕,忽“呼”的一剑,当头直劈,王富贵斜身闪开。岳不群圈转长剑,拦腰横削,王富贵又是一个纵身从剑上跃过。岳不群长剑反撩,疾刺他后心,这一剑变招快极,王富贵背后不生眼睛,势在难以躲避,众人见此,都禁不住“啊”的一声,都叫了出来。
宦妃天下 小說
可是这华山派的夺命连环三仙剑王富贵也是运用娴熟,剑法招式烂熟于心。只见王富贵身在半空,突凌空翻身,就在这刻不容发的一刹那间,王富贵直接出手,他突然伸出了两根手指一夹,竟赫然夹住剑锋!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两指一夹的巧妙和速度,若不是亲眼看见的人,甚至根本就无法相信。
岳不群也已落地,他的剑并没有再能够使出力量来,只是用一双寒星般的眼睛,冷冷的看着王富贵。
“还打吗?”王富贵曲指一弹,内劲所注,剑身悲鸣,这一指不仅击散岳不群附于长剑上的紫霞真气,同时也震得岳不群连连后退,虎口发麻。
毕业者少年
舰娘馒头
众人又都“啊”的一声,皆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岳不群施展平生绝技,紫霞真气加之如此精妙的连环三击,仍然奈何不了王富贵,而王富贵只是区区弯指一弹,岳不群就招架不住了。
岳不群脸色由白转青,又听得众人的叫唤,以为都是在嘲讽自己,心下更是大是懊怒。这“夺命连环三仙剑”是华山派剑宗的绝技,他暗自苦心研习,为得就是有朝一日克敌制胜,不料现在竟被人如此轻易地破去,颜面何在?
岳不群手腕一转,眼中杀意犹如实质,长剑化为一道紫光闪电般刺出。王富贵见此叹了口气,纵身跃起,凌空翻至岳不群身后,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连环三踢,岳不群右腕、前胸、肋下三处遭受重击,长剑掉落,人也被踢飞了出去。
“师傅!”众人见岳不群受伤,纷纷上前搀扶,宁中则见岳不群当众被击败,更是对王富贵怒目而视,挡在众人面前,手按剑柄,小心提防。
众人的目光集聚于王富贵身上,却见王富贵将手中袈裟往头顶一抛,右手挥掌而去。
“不要啊!”随着林平之一声疾呼,那袈裟已是被掌劲震得四分五裂,那些碎布还未飘下来,又无火自燃,一阵风吹过,这世间再无辟邪剑谱。
“你!”林平之指着王富贵已是再说不出话来。
王富贵凝视着他,缓缓道:“你如果要找我报仇就好好努力,活着,练他个七八十年,或许能跟我过上两招!”
见林平之得脸胀得通红,他寒星般的眼睛里又露出落寞之色,扫视众人,慢慢地接着道:“华山派靠着你们存在不了多少时间,去把令狐冲找回来吧,他已习了风清扬的独孤九剑,只有他才能光大你们华山派的门楣!。”
话音刚落,王富贵人影一晃便跃墙而去不见了踪影,原本双目紧闭的岳不群这才睁眼,看了看周围的弟子们,又看了看守在身边的发妻,眼泪竟落了下来,轻声对着宁中则说道:“师妹啊,我们去把冲儿找回来,然后回华山吧。”
宁中则见丈夫无碍,当下松了一口气,将岳不群紧紧抱住,一个劲地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