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術師手冊 txt-第675章 我要你們助我復活鑒賞

術師手冊
小說推薦術師手冊术师手册
与此同时,红宝石山的干愿传承再次迎来关键节点。
虽然下层遥彼空域的动乱已经发生了好几个小时,但水银木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因为这已经是她在红宝石山的第30个小时。
这3小时里,她没回过一次现实,不停抽取信徒的灵魂来补充灵魂能量,既是因为害怕自己错过机会,更是因为…红宝石山的竞争,激烈到几乎每个小时都有人能攀登到山顶!
自从上一次她差点就抢到愿心后,神主们仿佛不装了,摊牌了,直接开始神迹对轰。
先是有术师能抗衡红宝石山的庞大重力,想直接飞过去抢走愿心,但被迎头一颗流星砸中脑袋,然后流星从山上滚下来,将路上所有传奇全部赶回山脚;然后有几位术师忽然变成枯骨,完全无视血蝇愿光的腐蚀,试图从四面八方冲向山顶,但很快被几百根蛛丝扯回来。
就这么一段时间,水银木马已经见识了九种神迹,看得她都麻木了。
哪怕红宝石山是最接近神之领域的地方,哪怕传奇是最接近神之境界的术师,但想让神迹出现在红宝石山也绝不轻松。水银木马估计,这恐怕是神主们动用祂们几千年来在红宝石山埋下的伏笔布置,才能累积出这一波波神迹攻势。
现在,她再一次爬到距离山顶5米外的临界线。再往上,就是引无数传奇竞折腰血蝇愿光高危区域。
不过对于水银木马来说,她已经有过一次跨越血蝇愿光的经验,现在再度挑战自然是驾轻就熟。
但水银木马此时抬起头,愣愣地望着山顶的愿心。
以及即将得到它的男人。
那是一位外表极其怪异的术师,非要说的话,他看起来更像是虚境生物,浑身缠绕着紫色怪火,满口獠牙,宛如狮虎,双臂延伸出妖刀般的外壳,头部长出宛如头盔的犄角。
紫火术师距离愿心只剩下不到五步距离,明明一秒内就能冲过去,但他仍旧十分沉稳地攀越血蝇愿光,仿佛一点都不着急。
然而,他身上缠绕着数以百计蛛丝,星星点点的辉光,甚至还有一大团血蝇—一不是被愿光稀释的血蝇,而是真正神迹血蝇!
虽然被无数神迹缠绕阻击,但紫火术师丝毫不受影响,因为愿心里传出一阵微光,薄弱但坚定地笼罩着紫火术师,庇佑他不受到任何外界影响!
就连神迹也不行!
看到这里,水银木马哪还不知道千愿传承也是有后门的。紫火术师灵魂里大概率携带着能让千愿传承认可的信物,所以愿心才会主动庇护他。
我是妹妹的女仆
千愿传承或许是分为现实与虚境两道里外传承,当有人能继承现实外传承并且成为传奇术师,才能在红宝石山接受里传承考验,继承千愿天国。现在千愿传承不仅里传承被扯出来,恐怕外传承也已经被神主抢走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一位紫火术师。
“没机会了啊…”
“地渊绝对是故意的,他们早就找到千愿幻主的信物,偏偏等各方神主对拼消耗在红宝石山的隐藏布置,才悠哉悠哉派人过来捡走胜利果实。“
“地渊这次根本没动用多少积累,如果下次再触发类似虚境事件,他们就能凭借积累优势再次取得胜利…地渊这是要赢两次啊!“
此时爬到5米临界线的传奇术师也不少,他们看着即将取得胜利的紫火术师,纷纷感叹发表看法。
水银木马看得出神,表情苦涩,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终究,这世上的玩家永远只有那六位高高在上的伟大存在,而其余所有人,都不过是增加们游戏体验的配角。
这个年代的传奇术师是幸运的,因为他们至少能见识到凌驾于虚境的神迹。这个年代的传奇术师也是不幸的,因为神主们稍微展露的冰山一角,也不是他们所能抗衡。
就在众人用视线迎接千愿传承的结束时,一道刺目耀眼的光芒,从后方照亮整个红宝石山。
水银木马回过头,看见一个太阳。
一个太阳,在红宝石山旁边缓缓升起。
然后,一阵奇异的欢乐思绪涌入水银木马心海,令她几乎无法控制地抬起自己的右手,中指摁紧拇指指腹,然后对准太阳,弹了一下。
不仅仅是她,此时此刻所有看见太阳的传奇术师,都做出相同的手势,远远对准太阳弹了一下。
乐仿佛他们真的能弹动太阳,太阳居然越来越小,朝着红宝石山飞过来了,最后变成一颗米粒之珠,射向红宝石山山顶!
但它的目标并不是紫火术师,而是一愿心!
虽然看上去像是很长一段时间,但从太阳出现到太阳射向愿心,总计也不到一秒。紫火术师根本来不及冲过去,就看见微粒太阳击穿了愿心,然后—一轰!
愿心破碎后涌出愿光洪流,将所有传奇术师都冲落到山脚,就连紫火术师也不例外!不仅如此,血蝇仿佛也失去抑制,迅速蔓延到所有愿光里面,虽然浓度被稀释许多,但也让不少传奇吃了大亏!
“千愿如幻,万念皆空。
水银木马好不容易在愿光洪流里维持身形,抬起头看见一个山顶上有一个白色的人影正在溃散,在白色人影下面,是一颗小一号的愿心。
这时候水银木马才发现自己的术力几乎枯竭了,显然刚才那个太阳神迹,就是消耗他们这些传奇术师的术力来驱动,甚至他们本身就是神迹的触媒!
哪怕是今天见了许多神迹的传奇术师,也难以压抑心中的惊惧一一控制他们的心神,消耗他们的术力,驱动他们完全不了解的神迹!
相比起无法抵抗的暴力,这种无法拒绝的掌控更加令人绝望颓丧。每当他们觉得自己对神主有所了解,神主总是会让他们明白自己有多无知。
如果有人同时观察遥彼空域和红宝石山,肯定会觉得非常奇妙:对神主了解只有一鳞半爪的圣域术师,纷纷反抗暴打神主派来的术师团队;对神主了解颇多的传奇术师,反而心里只剩下深深的敬畏。
忽然,众人脑海里响起一个欢快的声音:
「千愿幻主最后的意志已经湮灭了,现在得到愿心的人,不会受到千愿幻主的影响。当然,千愿幻主留下的信物,自然也失效了。」「没了千愿意志控制,千愿天国与红宝石山产生部分重叠,现在你们所有人都无法用术灵术力,但同样,神迹也无法生效。」「大胆往前冲吧,乐园的术师,我相信你们是最棒的!」在聆听完这段消息后,水银木马才知道愿心居然还有陷阱一干愿意志的影响!虽然千愿意志未必想害人,但如果他想害人的话,区区一名传奇术师,难道能抵抗神主意志的篡夺修改吗?
现在愿心破碎,千愿意志湮灭,千愿天国与红宝石山重叠,所有人进度清零。
然而这一次,不会再有神迹干涉,所有人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只是不知为何,这段明明是传达给乐园术师的信息,却让所有术师都接收到了。难道是因为他们提供了太阳神迹的术力?
唯有乐园术利师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神主在细节上向来都是这么粗糙.…大概率是写信息时没将【所有人】频道改回【乐园】频道。
啪!
水银木马伸出手,再一次朝着红宝石山山顶攀登!
她眼里的泪还没干,但瞳孔里流出炽烈坚定的眼神,脸上满是冷靜决然,整个人迸发出孤注一掷的氣势。
她知道,她辛辛苦苦经营那么久的四柱神教,或许就是为了这一次机会。
不過,水银木马在攀登之余,忽然想起什么干愿传承有干愿幻主的意志,那…其他传承呢?
幽魂传承的核心,就在这里!
猩红闪电在空中划出一道凄厉血弧,黑球虽然见状立刻转向逃逸,但它就算逃逸速度再快,又怎么可能躲得开一道闪电?
嗞!
被猩红闪电凿穿的幽梦黑球,发出鸡蛋壳破碎的声音,露出藏在里面的传承秘密。
拜狱本来认为,自己会看到正在接受传承术师, 看到术灵宝库,甚至会看到神灵……但藏在黑球里的东西,仍旧出乎他的预料。
那是一间庞大的图书馆,一名穿着黑银相间风衣的精灵青年,正坐在红木软椅上看书。他相貌英俊,
表情慵懒,光是坐着都已经在诠释何为优雅。
当黑球被撕开时,他合上书本,抬头看向外面的圣域术师们。
“源天使这个死剩种。“
他开口满是怨毒与愤怒,咬牙切齿说道:“我好不容易才预见终末到来,本来想在终末之后再复活,
偏偏被这个死剩种提前拖出来…呼,别生气别生气,太消耗意志了。“
当他站起来,图书馆所有书本都飞出来自动展开,每本书都冒出一团受折磨的灵魂。当他走出黑球,
修真四万年
背后已经站着数以萬计的幽魂军团,沸腾的哀嚎声溢满整个梦中天国。
“晚上好,朋友们。”他说道:“不好也行,随便你。”
“我是幽魂先知的意志。“
“而你们现在是灵魂。”
“所以。”幽魂意志轻轻一拍手:“我要你们助我复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