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都市:我被迫當上大反派-第一百七十三章 跑?熱推

都市:我被迫當上大反派
小說推薦都市:我被迫當上大反派都市:我被迫当上大反派
剑光消散,众人看清场中的景象,萧逸风跪在地上,脑袋耷拉着,周围也是血迹斑斑,江彦辰眉头微挑,他感受到萧逸风的生机已经流逝殆尽。
地府朋友圈 花生鱼米
实际上,江彦辰并不是很想斩杀萧逸风,但奈何条件不允许,只能被迫击杀他。
可事情远远没有结束,萧逸风和萧妍的死,让萧氏众人无法忍受,也无法接受,萧逸晨站了出来。
“江彦辰,你杀我姐姐,杀我兄长,今日,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否则,你走不掉!”萧逸晨脸色阴沉如水,咬牙切齿道。
“怎么?你想动手?”江彦辰持剑而立,傲视众人,平静的问道。
“没错,就算是拼了命,今天,你必须死!”萧逸风的父亲萧振华冷喝道,眼眸闪烁着森寒之意。
江彦辰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弧度:”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将这里的人全部解决!”
话音落下,江彦辰身形爆射而出,手中宝剑挥舞,一道道剑芒迸射而出,直接席卷向在场所有萧氏之人。
江彦辰的实力强悍的可怕,在场之人除了几个神王之境的强者,其余之人全部被剑芒洞穿了身体,死的死伤的伤,场面惨烈至极。
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萧氏众人,萧逸晨脸色狰狞,怒吼道:”江彦辰,我要杀了你!”
“小子,你太嫩了,还不够资格与我为敌!”江彦辰冷笑道,一挥手,一股恐怖的气浪席卷而出,瞬间就将萧逸晨轰飞出去,撞塌了好几栋建筑物。
萧振华连忙将萧逸晨抱住,看着萧逸晨惨白的脸色,萧振华眼眸闪过一抹愤恨和痛苦,心中却是涌现出滔天杀机,他发誓要报仇雪恨。
恐怖的气息自萧振华体内席卷而出,强大的威压直接冲向江彦辰,这让他眉头一皱。
黑色长剑抬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剑吟,江彦辰体内气息狂涌,接着一剑斩出。
劍破九天
顿时,璀璨剑光冲出,化为一道月牙,萧振华脸色一变,他此刻才感受到这股剑气的可怕,因为让他察觉到了一股死亡般的气息。
“玄炎盾!”
萧振华手中,印诀快速变幻,一团团火焰凭空出现,快速聚拢形成一面数米高的火焰墙盾,炙热的高温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出现了扭曲。
剑光斩至,这面盾牌顿时破碎开来,化为漫天火雨。
噗嗤!噗嗤!噗嗤!
剑光势如破竹,一路摧枯拉朽般斩向萧振华,这个神皇巅峰级别的强者根本抵挡不住。
剑光划过,萧振华的身子被直接劈成两半,鲜红的血液喷洒出来,染红了一地。
看到萧振华陨落,周围的萧氏族人都是脸色苍白,目瞪口呆,没有人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萧逸晨则是脸色难看至极,一阵阵悲痛袭来,身躯颤抖,双拳紧握着。
“父亲”
江彦辰看着地上的尸体冷哼一声,手掌一挥,一股强大的吸扯之力从其体内迸溅出来,这些残留的尸体直接朝着其身上飞去。
“这些东西对于你们萧氏来说或许是宝贝,但对于我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堆垃圾罢了。”江彦辰冷漠道。
随即江彦辰手一挥,那些残留的尸体就直接进入了江彦辰的体内,被炼制成了丹药。
“这就是你想要保护的人?真是废物一个!”江彦辰淡淡地吐道。
“你……”
听到江彦辰的嘲讽,萧逸晨脸色难看到极点,身躯不停颤抖着。
江彦辰看着萧逸晨:”小子,你要知道,我想要杀你,易如反掌,只需要动一动小拇指而已。”
江彦辰说完转身离开了,他没兴趣继续跟这群弱鸡浪费时间。
看着江彦辰离开,萧氏一脉所有人都是一脸惨白,眼中充满绝望的神色。
江彦辰离开之后,他来到萧氏府邸一处庭院之中,在这里正站着三人。
“主上”
三人恭敬的叫道。
江彦辰目光扫了一眼,眼眸闪过一丝异色。
“主上,如果你要对付萧氏的话,我们三人愿意效劳!”那个老者开口说道。
“不用,这点小事,我可以搞定,你们继续盯着他,等待机会!”江彦辰淡淡的说了一句。
三人退去,江彦辰站在高楼之上,目光眺望远方,心中莫名出现一丝忧虑。
因为远方出现了大量妖兽的气息,其中有很多连他都感到压力的恐怖存在。
江彦辰身形一动,已至百里之外,他目光注视着山脉丛林,数道强大的妖兽气息席卷而来。
“好强横的气息,如此浓厚的妖兽气息。”江彦辰暗自心惊。
妖兽气息虽强,却难逃江彦辰的探查。
“妖族?”江彦辰双目微眯:”妖族在这里做什么?”
妖族,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生物。
江彦辰知道这一点,但他却没有想到,妖族竟然出现在人类聚集地。
妖族,在人族眼中,是极为可怕的存在。
妖族实力强横,行踪诡秘,极少露面。
这一次妖族出现在这片山脉之中,恐怕是冲着人族的。
江彦辰不敢耽搁,快速向前飞去。
他的速度很快,转瞬间便穿过一层层茂密的树木,来到山脉的中央。
在距离中央不远处,一座巨大的建筑出现在眼前,那是一栋高达十余米的黑色石屋,上面雕刻着许多繁复的纹路,在黑色的石屋顶端,悬挂着一颗闪烁着紫色光芒的宝珠,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辉,使得整个建筑显得神圣无比。
这是一个古老的建筑群,在它的四周,是无尽的丛林,其中有许许多多的树木,还有许多的参天古木,那些古木枝繁叶茂,粗壮的藤条如同蛇般扭曲着,它们在空中舞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那些古木上长满了锋利的尖刺,在阳光下泛着寒光,一眼望去就让人感到一阵阵森寒的气息扑鼻而来。
这是一片充斥着凶残与危险的地域,但是此时的江彦辰却毫无顾忌,径直朝着那栋石屋飞去。
江彦辰飞落至石屋顶端的那一块石碑上方停留,俯瞰着底下的一切。
“好一座恢弘的石屋啊。”江彦辰感叹道:”只可惜这里并不像传闻那样充满妖气,而且还有许多人类居住的痕迹,应该不是妖族的巢穴吧?难道说是什么异族居住的地方?”
江彦辰的脑海中浮现一个想法。
他仔细观察了半晌,发现这座石屋确实没有被任何妖族占据,而且在石屋的墙壁上,还挂着几幅画。
江彦辰看向这些画,发现画上的内容都是一些妖兽,而这些妖兽都是一些极为厉害的妖兽,比如一头浑身布满紫色鳞甲,头顶有着一根独角的猛虎,背后还有两扇肉翼,身体长着三对翅膀,身躯庞大。身形如同一座山峰一般。
这样一头猛虎,绝对是妖族之中最为顶级的强者。而且这头猛虎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威压,显示着它的实力非凡。
在它的旁边,是一个全身覆盖在白色狐裘之中的男子,身材修长,脸型俊美,眉毛修长,嘴唇薄而性感。他手握着一把血红色弯刀。
这个男人的实力极其深邃,不弱于猛虎,而且他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杀伐之意。
这两个男子,一个是妖族之中顶级强者–虎族族长。
另一个,便是妖族的太上皇–狐族族长。
江彦辰目光从两个强大的妖兽身上移开,看向石屋的四周。
这是一栋普通的平房,四周都是用青色的石头垒起来,上面雕刻着繁杂的图案,这些图案组合起来,竟然是一座阵法,一座隐匿气息的阵法。
这是一座非常高明的阵法。
若是普通人,根本就看不懂上面的符号,而且根本看不懂这座阵法的运转方式。
不过,对于江彦辰来说。
这些阵法却难不倒他,他拥有着强大的元婴境界的修为,又是修炼了《混沌诀》,所以在识海之中,有着一座浩瀚无边的混沌世界。
这座混沌世界是一片浩渺的虚无,里面充满着无穷的元气,江彦辰就坐在混沌世界之中,看着阵法中的那个阵眼,他知道那个阵眼便是关闭这座阵法的唯一办法。
阵眼的位置就在这个巨大的黑色石屋之中。
江彦辰仔细看向那个阵眼,发现那个阵眼有五根圆柱形状的凸起,上面刻画着无数复杂玄奥的图案。
阵眼,是一个人族阵法师布置的一座大阵,由五行灵气组合而成。
这个阵法的运转轨迹很简单,便是将元气汇入五行灵气中,在一定的时间内,五种不同的灵气融合在一起,然后爆炸,产生巨大的爆炸力量。
这是一座非常简单的阵法。
江彦辰也不需要花费太多的功夫,便学会了这座阵法。
江彦辰学习阵法的速度之快,令人震撼。
他的元婴已经晋升到了化神期,他现在所领悟的阵法,都是一些比较低等的阵法,这种低等阵法的威力,远没有他之前修炼过的那些高等阵法威力强大。
不过,这些阵法,在江彦辰看来,也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江彦辰看向阵法,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阵法的运转非常的顺畅,没有丝毫的差错,不过这个阵法,却无法激活。
“看来我必须要进入到石门之中,才能够进入到石屋里面,将阵法激活。”
江彦辰心中思索了片刻,便飞入到了黑色石屋之中。
刚进入到这座石屋,江彦辰便感受到这座石屋中蕴含着极为庞大的灵气。
这座石屋中,灵气浓烈程度,远超之前所遇到的任何一座灵石矿。
“嗯?竟然还有人类?”
这时候,江彦辰突然听到石屋里面传来的声音,他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发现石屋内的一侧摆放着两张石桌,上面坐着两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子,这两个女子身穿白衣长裙,面容姣好,气质清丽,宛若出尘的仙子。
江彦辰仔细打量着这两个女子,发现她们都是金丹期的修为。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江彦辰总觉得那两个女子的气质,竟然与自己认识的女孩非常相似。
这两个女子的模样,也与江南有着七八分的相似,不过,她们的年龄却要小上一些。
这两个女子的修为也很高,都是金丹期。
“你是谁?怎么跑进我的石屋之中了?”
“滚出去。”
那两个女子见到江彦辰进入到她们所住的石屋之中,立即勃然大怒。
“姑娘别急,我这次来这里,是要找你们帮忙的。”江彦辰连忙拱手作揖,说道。
“什么忙?说说看。”那两个女子冷哼一声,道。
江彦辰道:”我要找一个人,叫做夏侯雨菲,她是你们妖族的人吗?”
江彦辰一句话问出,石屋里顿时静寂了下来。
那两个女子都是微微一怔,随即眼眸中闪过一抹愤怒之色。
江彦辰见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道:”莫非你们知道她在哪里?”
“你是来寻仇的吗?”那两个女子中,为首的女子冷笑一声,说道:”这件事情与我们无关,你还是走吧,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
江彦辰闻言,顿时明白自己猜测得没有错了。
这两个女子是夏侯家族的人。
夏侯家族和王家都是北斗城的三大家族之一,他们与夏侯家族,王家是世交,两家都是以修真世家为主体。
夏侯家族的家主,夏侯云鹤,是一名金丹巅峰的修士。而王家的家主王霸,是一名元婴初期的修真高手。
夏侯雨菲和王雪梅的修为,都是元婴期。
王雪梅虽然是一名金丹修士,但是,她的资质却是非常之好,不仅天赋高超,而且她的战斗技巧和战斗力非常的惊人,在同等阶之中,基本没有人可以与她匹敌。
夏侯家族和王家的势力很强大,他们两家也算是北斗城的第二大势力。
江彦辰心中暗道,没有想到王家的人也在这北斗城。
“这位姑娘,我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要找一个叫做夏侯雨菲的女子,我知道她的名字,她叫做夏侯雨菲,请你告诉我她的踪迹,拜托了!”
文明 之 萬 界 領主
江彦辰一脸诚恳的看向那个女子。
女子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不知道雨菲妹妹的下落,你就离开吧,不要在这里烦我们。”
江彦辰苦涩一笑,说道:”你们不告诉我她的下落,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你找死。”那女子见状,立马勃然大怒,一双玉手结印,手掌之中出现一团火焰,然后朝着江彦辰轰击了过来。
这团火焰非常的强大,足足有丈许长短,一股炙热的火焰,让人感觉非常的灼热。
江彦辰见状,不敢怠慢,他伸出右手,轻轻一拍,一道黑芒,朝着那团火焰迎了上去。
“轰!”
两道攻击在空中碰撞,发出剧烈的响动。
江彦辰的身形被那团火焰狠狠的冲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重重的摔在了石板地面上。
“砰!”
石板碎裂,化为粉末。
江彦辰从地上爬起,擦掉嘴角的鲜血。
江彦辰脸上露出一丝不甘,他咬了咬牙,说道:”你们不愿意告诉我她的下落,那我就只有硬闯了。”
那名女子见到江彦辰竟然不怕她的火焰,顿时愣住了,眼睛之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那两名女子见到江彦辰竟然不惧怕她们的火焰,心中都非常的吃惊,眼中流露出浓浓的诧异之色。
她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人族修士,居然能够抵挡住自己的火焰攻击,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她们使用出来的可是天魔火。
天魔火乃是天地间最恐怖的火焰之一,威力奇大,普通的金丹期修士,一旦被那天魔火沾染上,瞬间就会变成一具焦尸。
而那个青年人,竟然完全无视了自己的火焰攻击。
“难怪他有如此胆识。”其中一名女子暗暗想道。
“不管你是谁,今日都休想逃脱。”
那两个女子相互对视一眼,随即两个人同时祭出法宝。
两把飞剑飞射而来,化作一把剑型的法器,朝着江彦辰刺杀而来。
江彦辰见状,连忙施展出风雷步。
风雷步是天级下品的身法秘籍,是他从夏侯雨菲那里得到的,在他施展的时候,速度非常之快,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
“咻!”
那柄飞剑在江彦辰消失的地方,划过一道光芒,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却并未斩杀江彦辰。
江彦辰的风雷步已经达到了化境。
江彦辰在躲避的时候,不断的催动真元,让真元凝聚出一道道风刃。
那些风刃速度十分迅疾,一道接着一道,如同利箭一般,朝着那两名女子袭击过去。
那两名女子见状,也不示弱,两人各持一杆飞剑,朝着那些风刃劈砍而来。
当飞剑触碰到那些风刃的时候,发出”锵锵”的声音,飞剑的剑锋,竟然将那些风刃全部斩碎。
那两名女子的实力非常的强悍,一出手,就震撼了整个大厅,让不少围观的修真者纷纷后退,生怕被殃及池鱼。
两名女子看着江彦辰,眼眸中满是不屑。
江彦辰见状,脸色顿时一沉。
全部都算作是我的错吧
“看来,今天想要救下夏侯雨菲,必须动用全力才行。”
江彦辰想到这里,身躯之中涌动出澎湃浩瀚的真元,身躯陡然间膨胀数倍。
一股磅礴的气势,从江彦辰身上释放出来,让整个山谷之中的温度骤降,温度急剧降低,令得四周一片寒气逼人。
“好强的威压。”
四周围观的众多修真者看到江彦辰的变化,一个个目瞪口呆。
“好强大的威压,比刚才那名女子给我的威压更加强烈。”
“他的修为应该达到了元神期。”
“这……这……”
那两名女子看到江彦辰爆发出来的气息之后,顿时脸色一变,心中震骇不已。
她们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族修真者,竟然如此年轻,而且还有着这么强大的威压,简直是不可思议。
“不知死活,竟敢擅闯我们北俱芦洲,找死!”
其中一名女子冷冷的喝道。
江彦辰见到眼前这两名女子如此嚣张跋扈,心中顿时恼怒,冷声道:”既然阁下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我们是北俱芦洲天魔殿的弟子,你若是再敢乱闯的话,定然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另外一名女子说道。
江彦辰冷笑一声,道:”既然你们不肯告诉我,我只好强行搜魂了。”
“你……”两名女子顿时大怒,她们没有想到江彦辰会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语。
“找死!”
“给我杀了他!”那名女子厉声呵斥。
江彦辰听到那名女子的呵斥声,顿时冷哼一声,双手握拳,体内的真元疯狂运转起来,身体猛然一跃,朝着前方扑去。
“轰!”
他的拳头轰出,拳头之上爆射出一道道拳罡,那拳罡之中,充斥着一股狂暴的劲气。
他的身躯之上散发出一股凌冽无比的气势,如果是一般的元婴期修士的话,在他面前,恐怕一拳就会被轰杀。
“轰!”
两名女子看到这一幕,顿时面容巨变,身躯不由得颤抖起来。
“怎么会这样?这个人的修为,怎么可能这么高,这……”
江彦辰一拳击杀了其中一名女子之后,没有停止,又杀向了另外一名女子。
那两名女子根本不是江彦辰的对手,只一招,江彦辰便将其打败。
“啊!你敢杀我师姐,我要让你生不如死。”那名女子愤怒的大喊道。
“哈哈哈,生不如死?你觉得凭你们两个,能够奈何得了我吗?”江彦辰大笑。
那名女子听到江彦辰的大笑,脸上浮现出冰冷之色,双手掐决,一道道阵纹,从她的双指之间激荡出来。
“九天十地镇邪阵,给我启动!”
那名女子冷声一喝。
那两个阵纹顿时飞向半空,化成九颗星辰,悬浮在虚空之中,一道道阵纹,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江彦辰感受到九天十地镇邪阵的气息之后,脸上也是浮现出凝重的表情。
他没有想到,在这个小岛上面,竟然还隐藏着一个九天十地镇邪阵,真是不简单呀!
“九天十地镇邪阵,我倒要看看,它能够困住我多久?”
江彦辰冷哼一声,双腿在地面一蹬,身形化为一道白色光线,朝着那九天十地镇邪阵扑去。
那名女子看到江彦辰朝着九天十地镇邪阵冲了过去,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江彦辰冲进了九天十地镇邪阵,那九颗星辰顿时散发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笼罩住他的身躯。
“九天十地镇邪阵虽然很强,但是对于我来说,没什么作用。”江彦辰冷哼一声,身上顿时散发出滔天的威压。
他身上的威压,比起刚才,又强盛了几分,甚至连虚空都在微微扭曲,一缕缕紫色的雷电不断的跳动着。
他身形快如闪电,在虚空之中穿梭着,每一次穿梭,身躯之中,便会有紫色的雷电冒出来,化作漫天紫色雷霆,朝着四周肆虐开来,所过之处,一切事物尽皆湮灭。
“轰隆隆!”
九颗星辰之中,一道道雷龙咆哮着,朝着江彦辰撕咬而去。
“雕虫小技。”江彦辰嗤笑一声,他身子一晃,便躲避开那些雷电。
江彦辰不断闪掠,身形如鬼魅,眨眼间便来到那名女子身旁。
那名女子见状,脸上露出惊恐之色。
“砰砰砰……”
江彦辰一记记重拳狠狠的砸落在那名女子的身上。
一道道闷响传来,那名女子口吐鲜血,身躯不断的往后退去,一连退出去百米之远,才堪堪稳住脚步,不过,那名女子却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晕厥。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那名女子看到江彦辰竟然将她们天魔殿的两位弟子轻易的收拾掉,不禁大吃一惊。
江彦辰冷笑一声,道:”不要废话了,我劝你们赶紧投靠我,我或许会饶了你们一命,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做梦,想让我们加入你们万妖宗,做梦吧。”那名女子大声吼道,身躯猛地一挺,身躯上爆射出无匹的真元,朝着江彦辰冲了过去。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会让你们知道,得罪了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给我去死吧。”江彦辰见状,冷冷一笑,一股狂霸无比的气势,从他的身躯之中迸发出来。
他猛地朝着那名女子冲了过去。
“砰!”
两道肉搏之声,不断响起。
江彦辰的肉身力量,比起之前,更加的强横了。
他的肉身,比之以前,足足提升了十倍,而且,江彦辰还吸收了不少天材地宝的力量,让他的肉身变得更加的坚硬无比,就算是普通的法器攻击在他的身上,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江彦辰身躯之中散发出的气势,将那名女子笼罩其中。
那名女子看到这样的情况,脸上露出惊惧之色,连忙祭出了一柄长枪。
那柄长枪一挥舞出去,一朵朵金花绽放,化为千百把锋利的刀刃,朝着江彦辰的身躯刺去。
这些金花,乃是那名女子用精血炼制而成的,具备强大的破坏力。
“雕虫小技。”江彦辰冷笑一声,身影一闪,身躯顿时消失在原地。
那名女子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江彦辰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还是突兀地出现在那名女子的身边,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刻,那些金花全部刺中江彦辰的身躯,一瞬间,便洞穿了江彦辰的身躯。
那些金花刺穿江彦辰的身躯,发出”噗噗噗”的声响,那名女子见状,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怎么样,我的厉害吧!”
“不过,你还是死定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我可以随时召唤出阵法,到时候,就算是你是化神境界的高手,也必死无疑。”那名女子冷冷的看着江彦辰,说道。
江彦辰闻言,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阵法,就凭你们,也配称为阵法,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就不相信,这些阵法,可以困得住我。”
江彦辰一步跨出,身形陡然间消失在原地,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那名女子的身侧。
“嘭!”
江彦辰一拳狠狠的轰击在那名女子的胸膛上,那名女子惨叫一声,身体犹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一块巨石之上,将那块巨石给撞裂,然后摔落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江彦辰将那名女子斩杀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去,他的目光朝着那名女子的储物袋望去,嘴角勾勒出一丝冷笑。
江彦辰走到储物袋的身边,手掌伸出,直接将储物袋抓到手中,然后打开储物袋,将那枚储物戒指拿了出来。
储物戒指之中,装着不少的丹药和灵石,还有一些天材地宝。
江彦辰随手取出一堆灵草,将灵草扔到了储物戒指之内,然后将那些灵草丢到地上。
“不错,不愧是天魔殿的弟子,竟然带着这么多天材地宝。”
江彦辰将地上的那些东西收起来,然后将储物戒指戴到自己的手指上面,接着,转头看向那名女子的尸体,脸上充满了冷笑。
“这里的灵草和天材地宝,我可都要了。”江彦辰冷冷一笑,身上涌动起恐怖的真元。
随后,他身子一晃,出现在那名女子的身旁。
“噗呲!”
江彦辰的拳头,狠狠的砸在那名女子的脑袋之上,那名女子直接被江彦辰砸成了粉碎,化为一滩血水。
这一幕,顿时将另外三人吓得浑身打哆嗦。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要这么屈服吗?我可不愿意,我可是天魔殿的核心弟子,绝对不能屈服,就算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陪葬。”那名女子身后的那名女子,目光之中充满了怨恨的神色,对着江彦辰低沉地说道。
“是吗?那你就试试。”江彦辰冷冷的扫了那名女子一眼,身躯一闪,出现在那名女子身边